我承認我這樣又再連續兩天衝去台南球場就好像瘋子一樣,但是我真的做到了,在我有限時間以內作到去球場看球,而且還有進場拋彩帶,這樣的感覺真爽!

以牛迷的觀點來看,第七戰封王是最爽也是對主場來說最爽的事,因為票房大賣,周邊商品也大賣,讓許多已經很久沒有回到球場的球迷又再度回籠,尤其是象獅大戰,但在我的心中,或許牛與他對交手才有勾起我激情的回憶,這兩場球雖然精彩,小林的硬拼獅隊與海克曼的中三日,與去年的費古洛有異曲同工之妙,說兄弟是輸給海克曼的原因也是一個理由,但總是讓我想不起當時興農二連霸的勇壯、飛勇、世界勇或克提茲等洋將。

第六戰我因為在場外,與他隊球迷聊天順便接界外球,其實我還蠻期待兄弟象能打到第七戰,在第六戰兄弟硬是讓戰局延長到第七局,這是讓人很愉快的事情,並非我牛迷討厭獅迷,而是能夠再享受一天的棒球日是很爽快的事情。我默默的跟著象迷一起去找象隊球員,依舊住在天下的他們今天教練讓他們晚點名到11點半,所以許多球員在打完之後就出去吃宵夜及晚餐,象隊投手會跑到山根吃壽司,野手則是到公園南路找東西吃,這些都是許多球迷給的情報,而我也一一的讓這些球員簽名到手,這種追星的棒球日或許不多了,但都是值得紀念的時刻。

週日凌晨三點多,有象迷朋友找我跟我借錢去買票,我很佩服象迷想要封王已經很久了,而在下午兩點多才出發到球場與球迷發放象隊的隊歌歌詞,我也很佩服象迷能自助做這些東西不求回報,反過來記得牛隊對球迷作的東西頗有意見,所以想當然爾讓球迷相當失望的一次回憶(應當事人就不便多說了),而獅隊則是贈品大放送,也難怪球迷捧場球隊賺錢,這些都是互相的,不是嗎?

最後在彭政閔(是命運的安排?再見雙殺打)雙殺之下,我拋下了在獅隊的綠色彩帶,這或許是我自己一廂情願很久沒在台南拋彩帶的時候(上一次總冠軍賽在台南拋彩帶是職棒八年總冠軍最後一場對時報鷹的比賽,投手黃文博完封對手封王),然後自己在相機錄影還自嗨的希望明年是牛隊拿冠軍,不過一切都不重要了,先恭喜獅隊拿下職棒19年總冠軍,也對兄弟象隊感到敬意,更是希望明年的賽程越來越好看。

或許是球迷篇才會這麼胡說八道吧,享受在台南的棒球日,是非常爽快的一件事,誰說不能拋開球隊之間的對抗而來享受棒球呢?職棒冠軍賽一六七場我都到了,盡情享受棒球是一件很快樂的事,無論支持的球隊在與否,對吧!希望球迷能好好享受在棒球即是生活,生活中充滿棒球吧!

全站熱搜

肯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